為理想買單的貝爾薩,仍是利茲聯的傳奇

觀看即時體育賽事都在JC娛樂城
免費註冊!安全提存!最高賠率!


貝爾薩下課了,情理之中,卻又在意料之外。

算上周末對陣熱刺時的0-4,利茲聯在過去的六場英超比賽中一共輸了五場——迎戰保級直接對手維拉和埃弗頓,球門被先後三次洞穿;面對正處調整期的曼聯和熱刺,先後凈吞四彈;再加上上周中,遭遇利物浦6球破防。目前,利茲聯英超排名第16,距降級區僅2分之遙。

但當貝爾薩離開利茲聯時,幾乎看不到球迷對他的不滿和斥責,相反,大批球迷專程來向他告別,就連一貫刻薄、熱衷於落井下石的英國媒體,對貝爾薩也更多是無奈和惋惜。


大批球迷送別老帥貝爾薩 (來源:體育)

    大批球迷送別老帥貝爾薩 (來源:體育)

    是什麼,讓貝爾薩成為特殊的一個?

    貝爾薩是位經歷過大風大浪的傳奇足球教練,類似過去五場的慘敗,他在許多撰寫報道的媒體從業者尚未出生前,就已經歷過。

    1992年,貝爾薩執教的紐維爾老男孩在南美解放者杯中,0比6慘敗給聖洛倫佐——彼時,他還從沒經歷過那樣的慘痛失利。

    1992年的他還是一位雄心滿懷且理想主義爆棚的年輕教練,前一年,他首次執教便帶隊取得聯賽桂冠;但第二個賽季,他麾下的紐維爾老男孩在1991一整年只贏了9場比賽。

    “是我的執教方法落伍了嗎?難道是我對足球的理解有問題?”遭受打擊后陷入自我懷疑的貝爾薩,將自己鎖在聖菲省的征服者酒店整整兩天。在酒店房間里,他整日以淚洗面,還不停地打電話給妻子勞拉,承認自己的足球生涯可能就此終結了。

    兩天後,他帶着哭腫的雙眼走出了酒店房間,召集球員來到訓練場,“你們還信任我嗎?”得到肯定的答案后,貝爾薩繼續帶隊上路。

    下一場比賽,紐維爾老男孩0比0逼平聖菲聯,開啟了一段全新傳奇之旅:剩餘賽季,他們只輸了一場比賽,毫無爭議地蟬聯聯賽冠軍。與此同時,他們一路過關斬將,成功殺入當年的南美解放者杯決賽,最終僅在點球大戰中遺憾敗給巴西聖保羅——“聖洛倫佐慘案”,自此成為了貝爾薩執教生涯重要的轉折點。

    時過境遷,如今貝爾薩手下的利茲聯情況有些不同。上一場對陣熱刺,利茲聯上半場第26分鐘,便三球落後。即便控球率與對手五五開,即使射門數與對手旗鼓相當(均為13次),這支利茲聯看上去仍然沒有還手之力。

    此時,一些人會簡單粗暴地直接拿在狼隊身上驗證過的“第二賽季綜合症”說事:認為利茲聯的戰術已經被對手熟知,並找到了相應破解之道。即便綜合症確有其事,我們也不能忽略兩個客觀事實:1. 利茲聯一線隊近一半球員因傷缺陣;2. 利茲聯的工資預算排名英超倒數第二,因此他們的板凳深度也嚴重不足。

    極端的情況出現在去年聖誕賽程期間,當時利茲聯有12名球員因傷缺陣,10人是一線隊成員,其中8人是防守型球員。

    當然也會有人表示,貝爾薩高強度的訓練和比賽風格是造成傷病密集的推手。誠然,貝爾薩用訓練高度模擬比賽的方式眾所周知,但如果訓練真是造成傷病的主因,那麼為什麼如此高密度的傷病之前沒有出現過?

    還會有人拿貝爾薩的執教時長說事,畢竟這是阿根廷人第一次帶領同一支球隊長達四年。而長時間的高強度賽練,讓球員產生了懈怠。

    仔細思考,你會發現這些指摘都帶有明顯的標籤:即貝爾薩過度注重進攻,人盯人高位壓迫導致後防漏洞大開。誠然,本賽季對陣西北三雄的幾回合慘敗,利茲聯確實存在這樣的問題。

    但老實說,除了對陣Big 6之外,利茲聯的防守工作其實做得並沒想象中那麼差:17場只丟了21球。反倒是頭號前鋒班福德的缺陣,讓利茲聯在進攻端屢屢受阻:26場僅攻入29球。

    沒有了高水平鋒線球員在前場做出的第一道防守壓迫,利茲聯后場人員緊缺的弱點也就暴露無遺。貝爾薩的風格始終是“高風險高回報”,一旦獲取回報過程中的一環出錯,風險自然蓋過回報。

    設想一下:假如你在公司負責一個重要項目,項目核心成員共有四位,項目進行至一半不到,突然其中三人被抽離項目組,剩下的都是一些能力不達標的初級員工,請問你該如何保質保量地完成項目最初設定的目標?

    而這,就是貝爾薩本賽季在利茲聯遇到的困難。去年12月初,他接連損失了3位核心球員,剩下的賽程,不得不仰仗兩年多以前在英冠踢球的隊員。

    上賽季為利茲聯攻入17球的主力前鋒班福德,本賽季一開始就折損大半,遭遇連續傷病,交出7場2球的成績單后,光榮養傷;菲利普斯是去年夏天歐洲杯上,英格蘭隊中場最耀眼的明星,從去年12月5號開始高掛免戰牌;與他同一天傷退的還有後防核心兼更衣室領袖,利亞姆·庫珀。

    這三人的集體缺陣,對利茲聯影響巨大。因為自去年12月5日(也就是利茲聯折損兩員大將的那場比賽)2比2逼平布倫特福德起,之後的12場比賽,利茲聯輸了其中9場。

    照理說,俱樂部不會忽視傷病因素,至少應該等到這三名核心歸隊后再決定貝爾薩的未來。那又是什麼讓管理層急不可耐?歸根結底,還是貝爾薩的固執。

    誠然貝爾薩是兌現邊際效益最大化的高手,利用有限資源,他麾下的利茲聯連續完成了沖超和保級的艱巨任務。這當然是他的功勞,卻也是他的局限。“以弱勝強”偶爾發生是奇迹,絕不是長久之計,而貝爾薩似乎執迷於“以弱勝強”無法自拔。

    利茲聯在今年冬窗的毫無作為,更是加劇了情況的惡化——當然,部分原因是貝爾薩對俱樂部力所能及的轉會目標過於挑剔,從而錯失了增強補缺的最佳時機。

    他的固執,還體現在比賽策略中。看過利茲聯的比賽,我們都清楚一點:貝爾薩絕不會因為對手的強大,而輕易改變自己的作戰思路。即便面對英超豪門,他依然堅持大開大合,與對手玩搏命對攻——結果當然可想而知:兩回合對陣曼聯和利物浦,利茲聯均被對手攻入9球;單回合對陣曼城,被進了7個;主場迎戰阿森納和熱刺,也分別丟了4個。27場丟60球的紀錄,即便是再佛系的管理層和球迷,也不可能熟視無睹。

    英國媒體界流傳着一種說法,即相比克洛普和瓜迪奧拉般真正的實戰派偉大教練,貝爾薩更適合當一位傳教佈道的靈魂導師。

    每一位頂級主帥在執教過程中,都有一條無法妥協的底線。無論是利物浦還是曼城,他們無論在哪裡比賽,都會有一種鮮明的堅持,有時即便輸球也在所不惜,這一點貝爾薩也一樣。

    但問題在於,克洛普和瓜迪奧拉其實遠比人們想象得更實際,因為他們的作戰策略其實並非一以貫之,經常會根據比賽走勢,靈活應變。上周六,利物浦對陣諾維奇,一球落後。比賽第60分鐘,克洛普將陣型突然改為4-4-2,這是他執教利物浦以來的第一次;在安菲爾德對陣利物浦,瓜迪奧拉通常會多派上一名防守型中場,以警戒利物浦的快速防反。

    這些“戰略上藐視,戰術上重視”的精明教練,從不會忽視或者低估對手,更不會傲慢地以為只要派上首發11人,接下來就能一切照舊。相比貝爾薩,他們少了一些浪漫主義,卻多了一份對足球比賽瞬息萬變的尊重。

    貝爾薩下課後,一張照片在社交網絡走紅。照片中這個老頭正在指導一群U11青年隊的小孩踢球。曬出照片的球迷感慨:“你見過多少英超主帥百忙中還要親自去指導U11的訓練課?這就是為什麼貝爾薩有資格成為利茲聯的傳奇。”

    追溯貝爾薩的執教軌跡,你會發現他始終在自己執教過的地方留下了足跡,甚至是深刻的印記。為什麼?因為他從不僅僅只是屬於某一支球隊。貝爾薩不僅是一名偉大的教練,他更是一種強大的意識形態。

    和貝爾薩接觸時間較短的球員,可能會反感他給自己反覆灌輸那種激進的價值觀。但是在一個俱樂部,球員來自四面八方,年輕人想要成長,貝爾薩的做法卻實現了一種奇妙的平衡。

    他每天背着書包走路去上班,他反對神化個人,強調“和人民在一起”。即使在左翼文化強勢的英格蘭利茲市,他的左翼思維也顯得突兀。有時候貝爾薩的左翼行事甚至會被人誤解為“刻意”:比如他曾有意躲開智利右翼總統皮涅拉,並時常在俱樂部管理中踐行“社會公平”等課題。

    剛接手利茲聯那會兒,貝爾薩心裡一直有個疑問:普通球迷究竟需要工作多久才能買得起一張利茲聯的球票?得到的答案是:三個小時。

    於是他召集麾下所有隊員:接下來的三個小時你們不用訓練,專心撿完訓練場周圍的所有垃圾。他堅信,此舉有助於球員們理解球迷為足球付出的熱情。

    你不得不承認,足球如果失去了促進“社會公平”的作用,就徹底淪為了一場金錢遊戲,自然也就失去對年輕人成長的健康激勵。

    貝爾薩麾下利茲聯的足球風格,就是這種意識形態的最好表現:倘若他沒有第一時間將強大的平等價值灌輸給球員,缺少履歷的年輕人又怎麼可能會在短短几個月內,挑戰甚至戳破所謂“豪門”所把持的資源秩序?

    貝爾薩和以他為代表的左派足球,帶給足球這項運動最偉大的價值,從來不在於輝煌戰績,而是記憶,那種讓球迷們終生難忘的足球記憶——利茲聯管理層,其實從一開始就知道或者應該清楚這點。

    正如隊長利亞姆·庫珀在臨別贈言中寫道:“你團結了一支迷惘的俱樂部,一座迷茫的城市,和一群前途未知的球員。”

    按讚並分享給你的朋友:
    誘惑無極限

    error: 優惠:立即註冊♥獲取168體驗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