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薩殘暴11秒:肌肉人碾壓30米超燃1V3!哈維的英超風

觀看即時體育賽事都在JC娛樂城
免費註冊!安全提存!最高賠率!


直到比賽開始一小時之前,我仍然猜不透巴薩會排出什麼樣的首發陣容。

以哈維用人不疑的性格,按道理還會相信上周把自己打崩的費蘭-托雷斯,但西媒都說他會坐替補席;阿勞霍和皮克的組合終於讓人對防線有了點安全感,但西媒又說加西亞前幾天只打了半場,就是在為這場比賽輪換。說到底,誰也不確定巴薩究竟對歐聯杯有沒有面子上說的那麼重視,會不會像首回合那樣藏一半露一半。

等到首發一出,這個問題立刻有了答案:現階段最強主力套,妥妥玩真的。

那不勒斯的重視程度也非常明顯,斯帕萊蒂選擇的首發和上次交手只有兩個區別。一個是后腰位置上的德姆頂替了受傷的安古伊薩,這是被動換人;另一個是左後衛用魯伊換掉了胡安-熱蘇斯,這是主動換人。

而這個主動換人,足以體現那不勒斯在比賽策略方面的變化。

首回合里斯帕萊蒂用中衛熱蘇斯來打左路,還讓因西涅極限回防,目的直指用雙人包夾限制爆點特勞雷,並且收到了不錯的效果。這次主動換成魯伊,開局階段的畫風也隨即發生了改變:不再是全線退守,而是主動出擊。

3分鐘,迪洛倫佐右路傳中,弱側的魯伊已經沖得比因西涅還要接近底線。

5分鐘,前腳剛在後場搶斷,下一個鏡頭魯伊就衝到進攻三區送出左路傳中。

8分鐘,那不勒斯丟球了。

足球比賽就是這樣,一支防反球隊豁出去時,最怕的往往不是打不進去,而是之後被打反擊回不來。

或許是因西涅等裁判吹哨等了太久,和隊友出現了溝通失誤,戰術角球精準地開到了巴薩球員堆里。奧巴梅楊推進30米沒人追得上,特勞雷碾壓30米沒人推得動,誰能想到狂奔80米只求一個進球的人居然是32歲的阿爾巴?換做兩年前,誰又能想到巴薩居然能打出這種風馳電掣的英超流反擊?


今夜面對那不勒斯時的特勞雷

接下來,主場落後的那不勒斯不得不進一步加強攻勢,結果迎接他們的還是再丟一球。

整個中前場都壓到了對方半場,想去限制巴薩防線出球,結果施特根一腳長傳直接過中線。那不勒斯後衛頭球解圍失誤,費蘭的後腳跟傳球其實也失誤,然而最大的失誤是——德容已經完成了撿到球權、帶到弧頂、張弓搭箭的全套動作,那不勒斯的雙后腰還是一個都沒回到位。

如果要總結哈維目前給巴薩帶來了哪些積極變化的話,那麼大致可以分成以下三點。反擊更快了,終於有了種下課鈴響沖向食堂的既視感;遠射更強了,大佬肯定給佩德里、德容、加維這幾個中場後生開了小灶;前場逼搶了,每當對方中后場有人背身接球時,你總能在下一秒就看見有巴薩球員試圖偷身後。

展現完前兩點,接下來就是第三點。這種逼搶在首回合就讓對手很不舒服,本場比賽雖然開局沒用,卻在2-0領先的情況下突然激活,連布斯克茨的主要防區都變成了對方弧頂,這就讓那不勒斯更難受了。

因為他們這次沒有護球和對抗極強、首回合搶斷和過人都是隊內最多的安古伊薩,雖然魯伊斯有技術夠靈活、德姆的跑動範圍也挺大,但面對高強度圍剿時你往往還是需要有一個強悍的肉體。

於是,說起來那不勒斯投入了更多的進攻慾望,但打着打着后場完全出不了球,主要手段又變成了——奧斯梅恩Let’s Go。要麼直接給腳下,指望他趟球生吃皮克阿勞霍;要麼多給提前量,期待他能衝出個單刀。

而巴薩帶着兩球領先的優勢,拿着不斷前場搶斷打圍攻的局勢,剩下的懸念只有這麼兩個:一看施特根能不能拿到零封獎,二看費蘭能不能解決腳頭慌。

幸運的是,上半場我們都得到了答案。

還是長傳找奧斯梅恩,雖然他跑出空位但也已經直奔角旗,按理說威脅並不算非常大。然而施特根出擊到半路才發現這個問題,想放棄已經來不及。經典的半推半就,核心永遠是最後那個就。

施特根力助因西涅把比分扳成1-2之後,形勢其實也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巴薩仍然有着很多進攻機會,而焦點再次變成了費蘭-托雷斯。

首回合把自己打哭之後,費蘭在西甲那場4-1大勝瓦倫的比賽里一腳射門都沒有嘗試,這場比賽的前20多分鐘也是如此。不過隨着場面的優勢和時間的推移,他終於重新鼓足了勇氣。

可是……遠射直衝雲霄,近射綿軟無力,還是熟悉的味道。平心而論他的串聯、跑位,哪怕高位逼搶都做到了哈維對他的要求,偏偏這打門就像把自己在曼城展現出的射術全都勻給了其他隊友。就連皮克都看不下去,在半場結束前打了個樣。

這停步發現空間的嗅覺,這右腳接左腳打的流暢,這充滿隱蔽性的角度,什麼才叫真正的神鋒啊?

帶着3-1的優勢,巴薩遊刃有餘地開啟了下半場,而那不勒斯只能更加激進。斯帕萊蒂用剛剛傷愈的波利塔諾換下了德姆,埃爾馬斯內收和澤林斯基搭檔中前衛,魯伊斯單獨拖后打后腰,陣型變化成為433。

基本上也達到了效果。一方面,那不勒斯前場技術型球員的輪流回撤,帶來了一些上半場沒有的小組遞進式推進,緩解了后場出球的難題。另一方面,巴薩的高位逼搶也不再像之前那麼兇猛,多少有點為將來節省體能的意思。

但這些改變還不至於顛覆戰局。波利塔諾等人把進攻推進到前場后,和奧斯梅恩之間的聯繫相對比較簡單,阿勞霍和皮克輪替進行回追和盯人,以往那種輪轉協防的漏洞並沒有暴露。反而是憑藉特勞雷的單兵作戰能力,再次帶來了一個進球。

所有人都以為他肯定還是要走外線硬趟,魯伊肯定也是這麼想的。沒想到“梅犀”這次還真能變向內切,送出一腳橫傳。德容聰明的跑位吸引了至少三名防守球員的注意,更加聰明的一漏給了奧巴梅楊再給費蘭打個樣的機會。

所謂射門,真不需要每次都是大動作,關鍵是如何冷靜發力。

接近60分鐘的時候變成4-1,誰能晉級真的沒什麼懸念了。兩支球隊基本上也心知肚明這一點,當奧斯梅恩最後一次嘗試個人突擊未果后,雙方很快就默契地開始大換人。

主力趕緊休息,典型例子是斯帕萊蒂一次性換下了奧斯梅恩、澤林斯基、魯伊斯這條中軸線。替補也得用用別浪費工資,代表人物是哈維沒有讓費蘭打滿90分鐘繼續找感覺,而是讓我們再度見證了普吉老師為什麼叫做中場剎車器。

就這樣,比賽的最後20分鐘和前面並不是一個畫風,變成了打卡下班的垃圾時間。唯一能讓大家保持清醒的時刻,大概就是波利塔諾和隊友們搶出來的那個進球。

尼科禁區里拖沓玩火值得吐槽,被人老樹盤根直接撂倒也有爭議,施特根第二次面對射正毫無反應也讓人無奈,但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這個丟球並不影響結果,巴薩順利通過了歐聯杯淘汰賽的附加賽。雖然前面還有很多關要闖,但擊敗了那不勒斯、另一塊場地上多特爆冷出局,紅藍軍團這下還似乎真的變成了歐聯杯里的大熱門(當然還有塞維利亞)。

有沒有一種可能,我是說可能,哈維講的“這賽季目標歐聯冠軍、下賽季爭取追上拜仁水平”,不止是在畫大餅,而是真的這麼想?

那不勒斯的重視程度也非常明顯,斯帕萊蒂選擇的首發和上次交手只有兩個區別。一個是后腰位置上的德姆頂替了受傷的安古伊薩,這是被動換人;另一個是左後衛用魯伊換掉了胡安-熱蘇斯,這是主動換人。

而這個主動換人,足以體現那不勒斯在比賽策略方面的變化。

首回合里斯帕萊蒂用中衛熱蘇斯來打左路,還讓因西涅極限回防,目的直指用雙人包夾限制爆點特勞雷,並且收到了不錯的效果。這次主動換成魯伊,開局階段的畫風也隨即發生了改變:不再是全線退守,而是主動出擊。

3分鐘,迪洛倫佐右路傳中,弱側的魯伊已經沖得比因西涅還要接近底線。

5分鐘,前腳剛在後場搶斷,下一個鏡頭魯伊就衝到進攻三區送出左路傳中。

8分鐘,那不勒斯丟球了。

足球比賽就是這樣,一支防反球隊豁出去時,最怕的往往不是打不進去,而是之後被打反擊回不來。

或許是因西涅等裁判吹哨等了太久,和隊友出現了溝通失誤,戰術角球精準地開到了巴薩球員堆里。奧巴梅楊推進30米沒人追得上,特勞雷碾壓30米沒人推得動,誰能想到狂奔80米只求一個進球的人居然是32歲的阿爾巴?換做兩年前,誰又能想到巴薩居然能打出這種風馳電掣的英超流反擊?


今夜面對那不勒斯時的特勞雷

接下來,主場落後的那不勒斯不得不進一步加強攻勢,結果迎接他們的還是再丟一球。

整個中前場都壓到了對方半場,想去限制巴薩防線出球,結果施特根一腳長傳直接過中線。那不勒斯後衛頭球解圍失誤,費蘭的後腳跟傳球其實也失誤,然而最大的失誤是——德容已經完成了撿到球權、帶到弧頂、張弓搭箭的全套動作,那不勒斯的雙后腰還是一個都沒回到位。

如果要總結哈維目前給巴薩帶來了哪些積極變化的話,那麼大致可以分成以下三點。反擊更快了,終於有了種下課鈴響沖向食堂的既視感;遠射更強了,大佬肯定給佩德里、德容、加維這幾個中場後生開了小灶;前場逼搶了,每當對方中后場有人背身接球時,你總能在下一秒就看見有巴薩球員試圖偷身後。

展現完前兩點,接下來就是第三點。這種逼搶在首回合就讓對手很不舒服,本場比賽雖然開局沒用,卻在2-0領先的情況下突然激活,連布斯克茨的主要防區都變成了對方弧頂,這就讓那不勒斯更難受了。

因為他們這次沒有護球和對抗極強、首回合搶斷和過人都是隊內最多的安古伊薩,雖然魯伊斯有技術夠靈活、德姆的跑動範圍也挺大,但面對高強度圍剿時你往往還是需要有一個強悍的肉體。

於是,說起來那不勒斯投入了更多的進攻慾望,但打着打着后場完全出不了球,主要手段又變成了——奧斯梅恩Let’s Go。要麼直接給腳下,指望他趟球生吃皮克阿勞霍;要麼多給提前量,期待他能衝出個單刀。

而巴薩帶着兩球領先的優勢,拿着不斷前場搶斷打圍攻的局勢,剩下的懸念只有這麼兩個:一看施特根能不能拿到零封獎,二看費蘭能不能解決腳頭慌。

幸運的是,上半場我們都得到了答案。

還是長傳找奧斯梅恩,雖然他跑出空位但也已經直奔角旗,按理說威脅並不算非常大。然而施特根出擊到半路才發現這個問題,想放棄已經來不及。經典的半推半就,核心永遠是最後那個就。

施特根力助因西涅把比分扳成1-2之後,形勢其實也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巴薩仍然有着很多進攻機會,而焦點再次變成了費蘭-托雷斯。

首回合把自己打哭之後,費蘭在西甲那場4-1大勝瓦倫的比賽里一腳射門都沒有嘗試,這場比賽的前20多分鐘也是如此。不過隨着場面的優勢和時間的推移,他終於重新鼓足了勇氣。

可是……遠射直衝雲霄,近射綿軟無力,還是熟悉的味道。平心而論他的串聯、跑位,哪怕高位逼搶都做到了哈維對他的要求,偏偏這打門就像把自己在曼城展現出的射術全都勻給了其他隊友。就連皮克都看不下去,在半場結束前打了個樣。

這停步發現空間的嗅覺,這右腳接左腳打的流暢,這充滿隱蔽性的角度,什麼才叫真正的神鋒啊?

帶着3-1的優勢,巴薩遊刃有餘地開啟了下半場,而那不勒斯只能更加激進。斯帕萊蒂用剛剛傷愈的波利塔諾換下了德姆,埃爾馬斯內收和澤林斯基搭檔中前衛,魯伊斯單獨拖后打后腰,陣型變化成為433。

基本上也達到了效果。一方面,那不勒斯前場技術型球員的輪流回撤,帶來了一些上半場沒有的小組遞進式推進,緩解了后場出球的難題。另一方面,巴薩的高位逼搶也不再像之前那麼兇猛,多少有點為將來節省體能的意思。

但這些改變還不至於顛覆戰局。波利塔諾等人把進攻推進到前場后,和奧斯梅恩之間的聯繫相對比較簡單,阿勞霍和皮克輪替進行回追和盯人,以往那種輪轉協防的漏洞並沒有暴露。反而是憑藉特勞雷的單兵作戰能力,再次帶來了一個進球。

所有人都以為他肯定還是要走外線硬趟,魯伊肯定也是這麼想的。沒想到“梅犀”這次還真能變向內切,送出一腳橫傳。德容聰明的跑位吸引了至少三名防守球員的注意,更加聰明的一漏給了奧巴梅楊再給費蘭打個樣的機會。

所謂射門,真不需要每次都是大動作,關鍵是如何冷靜發力。

接近60分鐘的時候變成4-1,誰能晉級真的沒什麼懸念了。兩支球隊基本上也心知肚明這一點,當奧斯梅恩最後一次嘗試個人突擊未果后,雙方很快就默契地開始大換人。

主力趕緊休息,典型例子是斯帕萊蒂一次性換下了奧斯梅恩、澤林斯基、魯伊斯這條中軸線。替補也得用用別浪費工資,代表人物是哈維沒有讓費蘭打滿90分鐘繼續找感覺,而是讓我們再度見證了普吉老師為什麼叫做中場剎車器。

就這樣,比賽的最後20分鐘和前面並不是一個畫風,變成了打卡下班的垃圾時間。唯一能讓大家保持清醒的時刻,大概就是波利塔諾和隊友們搶出來的那個進球。

尼科禁區里拖沓玩火值得吐槽,被人老樹盤根直接撂倒也有爭議,施特根第二次面對射正毫無反應也讓人無奈,但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這個丟球並不影響結果,巴薩順利通過了歐聯杯淘汰賽的附加賽。雖然前面還有很多關要闖,但擊敗了那不勒斯、另一塊場地上多特爆冷出局,紅藍軍團這下還似乎真的變成了歐聯杯里的大熱門(當然還有塞維利亞)。

有沒有一種可能,我是說可能,哈維講的“這賽季目標歐聯冠軍、下賽季爭取追上拜仁水平”,不止是在畫大餅,而是真的這麼想?

足球比賽就是這樣,一支防反球隊豁出去時,最怕的往往不是打不進去,而是之後被打反擊回不來。

或許是因西涅等裁判吹哨等了太久,和隊友出現了溝通失誤,戰術角球精準地開到了巴薩球員堆里。奧巴梅楊推進30米沒人追得上,特勞雷碾壓30米沒人推得動,誰能想到狂奔80米只求一個進球的人居然是32歲的阿爾巴?換做兩年前,誰又能想到巴薩居然能打出這種風馳電掣的英超流反擊?


今夜面對那不勒斯時的特勞雷

接下來,主場落後的那不勒斯不得不進一步加強攻勢,結果迎接他們的還是再丟一球。

整個中前場都壓到了對方半場,想去限制巴薩防線出球,結果施特根一腳長傳直接過中線。那不勒斯後衛頭球解圍失誤,費蘭的後腳跟傳球其實也失誤,然而最大的失誤是——德容已經完成了撿到球權、帶到弧頂、張弓搭箭的全套動作,那不勒斯的雙后腰還是一個都沒回到位。

如果要總結哈維目前給巴薩帶來了哪些積極變化的話,那麼大致可以分成以下三點。反擊更快了,終於有了種下課鈴響沖向食堂的既視感;遠射更強了,大佬肯定給佩德里、德容、加維這幾個中場後生開了小灶;前場逼搶了,每當對方中后場有人背身接球時,你總能在下一秒就看見有巴薩球員試圖偷身後。

展現完前兩點,接下來就是第三點。這種逼搶在首回合就讓對手很不舒服,本場比賽雖然開局沒用,卻在2-0領先的情況下突然激活,連布斯克茨的主要防區都變成了對方弧頂,這就讓那不勒斯更難受了。

因為他們這次沒有護球和對抗極強、首回合搶斷和過人都是隊內最多的安古伊薩,雖然魯伊斯有技術夠靈活、德姆的跑動範圍也挺大,但面對高強度圍剿時你往往還是需要有一個強悍的肉體。

於是,說起來那不勒斯投入了更多的進攻慾望,但打着打着后場完全出不了球,主要手段又變成了——奧斯梅恩Let’s Go。要麼直接給腳下,指望他趟球生吃皮克阿勞霍;要麼多給提前量,期待他能衝出個單刀。

而巴薩帶着兩球領先的優勢,拿着不斷前場搶斷打圍攻的局勢,剩下的懸念只有這麼兩個:一看施特根能不能拿到零封獎,二看費蘭能不能解決腳頭慌。

幸運的是,上半場我們都得到了答案。

還是長傳找奧斯梅恩,雖然他跑出空位但也已經直奔角旗,按理說威脅並不算非常大。然而施特根出擊到半路才發現這個問題,想放棄已經來不及。經典的半推半就,核心永遠是最後那個就。

施特根力助因西涅把比分扳成1-2之後,形勢其實也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巴薩仍然有着很多進攻機會,而焦點再次變成了費蘭-托雷斯。

首回合把自己打哭之後,費蘭在西甲那場4-1大勝瓦倫的比賽里一腳射門都沒有嘗試,這場比賽的前20多分鐘也是如此。不過隨着場面的優勢和時間的推移,他終於重新鼓足了勇氣。

可是……遠射直衝雲霄,近射綿軟無力,還是熟悉的味道。平心而論他的串聯、跑位,哪怕高位逼搶都做到了哈維對他的要求,偏偏這打門就像把自己在曼城展現出的射術全都勻給了其他隊友。就連皮克都看不下去,在半場結束前打了個樣。

這停步發現空間的嗅覺,這右腳接左腳打的流暢,這充滿隱蔽性的角度,什麼才叫真正的神鋒啊?

帶着3-1的優勢,巴薩遊刃有餘地開啟了下半場,而那不勒斯只能更加激進。斯帕萊蒂用剛剛傷愈的波利塔諾換下了德姆,埃爾馬斯內收和澤林斯基搭檔中前衛,魯伊斯單獨拖后打后腰,陣型變化成為433。

基本上也達到了效果。一方面,那不勒斯前場技術型球員的輪流回撤,帶來了一些上半場沒有的小組遞進式推進,緩解了后場出球的難題。另一方面,巴薩的高位逼搶也不再像之前那麼兇猛,多少有點為將來節省體能的意思。

但這些改變還不至於顛覆戰局。波利塔諾等人把進攻推進到前場后,和奧斯梅恩之間的聯繫相對比較簡單,阿勞霍和皮克輪替進行回追和盯人,以往那種輪轉協防的漏洞並沒有暴露。反而是憑藉特勞雷的單兵作戰能力,再次帶來了一個進球。

所有人都以為他肯定還是要走外線硬趟,魯伊肯定也是這麼想的。沒想到“梅犀”這次還真能變向內切,送出一腳橫傳。德容聰明的跑位吸引了至少三名防守球員的注意,更加聰明的一漏給了奧巴梅楊再給費蘭打個樣的機會。

所謂射門,真不需要每次都是大動作,關鍵是如何冷靜發力。

接近60分鐘的時候變成4-1,誰能晉級真的沒什麼懸念了。兩支球隊基本上也心知肚明這一點,當奧斯梅恩最後一次嘗試個人突擊未果后,雙方很快就默契地開始大換人。

主力趕緊休息,典型例子是斯帕萊蒂一次性換下了奧斯梅恩、澤林斯基、魯伊斯這條中軸線。替補也得用用別浪費工資,代表人物是哈維沒有讓費蘭打滿90分鐘繼續找感覺,而是讓我們再度見證了普吉老師為什麼叫做中場剎車器。

就這樣,比賽的最後20分鐘和前面並不是一個畫風,變成了打卡下班的垃圾時間。唯一能讓大家保持清醒的時刻,大概就是波利塔諾和隊友們搶出來的那個進球。

尼科禁區里拖沓玩火值得吐槽,被人老樹盤根直接撂倒也有爭議,施特根第二次面對射正毫無反應也讓人無奈,但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這個丟球並不影響結果,巴薩順利通過了歐聯杯淘汰賽的附加賽。雖然前面還有很多關要闖,但擊敗了那不勒斯、另一塊場地上多特爆冷出局,紅藍軍團這下還似乎真的變成了歐聯杯里的大熱門(當然還有塞維利亞)。

有沒有一種可能,我是說可能,哈維講的“這賽季目標歐聯冠軍、下賽季爭取追上拜仁水平”,不止是在畫大餅,而是真的這麼想?

接下來,主場落後的那不勒斯不得不進一步加強攻勢,結果迎接他們的還是再丟一球。

整個中前場都壓到了對方半場,想去限制巴薩防線出球,結果施特根一腳長傳直接過中線。那不勒斯後衛頭球解圍失誤,費蘭的後腳跟傳球其實也失誤,然而最大的失誤是——德容已經完成了撿到球權、帶到弧頂、張弓搭箭的全套動作,那不勒斯的雙后腰還是一個都沒回到位。

如果要總結哈維目前給巴薩帶來了哪些積極變化的話,那麼大致可以分成以下三點。反擊更快了,終於有了種下課鈴響沖向食堂的既視感;遠射更強了,大佬肯定給佩德里、德容、加維這幾個中場後生開了小灶;前場逼搶了,每當對方中后場有人背身接球時,你總能在下一秒就看見有巴薩球員試圖偷身後。

展現完前兩點,接下來就是第三點。這種逼搶在首回合就讓對手很不舒服,本場比賽雖然開局沒用,卻在2-0領先的情況下突然激活,連布斯克茨的主要防區都變成了對方弧頂,這就讓那不勒斯更難受了。

因為他們這次沒有護球和對抗極強、首回合搶斷和過人都是隊內最多的安古伊薩,雖然魯伊斯有技術夠靈活、德姆的跑動範圍也挺大,但面對高強度圍剿時你往往還是需要有一個強悍的肉體。

於是,說起來那不勒斯投入了更多的進攻慾望,但打着打着后場完全出不了球,主要手段又變成了——奧斯梅恩Let’s Go。要麼直接給腳下,指望他趟球生吃皮克阿勞霍;要麼多給提前量,期待他能衝出個單刀。

而巴薩帶着兩球領先的優勢,拿着不斷前場搶斷打圍攻的局勢,剩下的懸念只有這麼兩個:一看施特根能不能拿到零封獎,二看費蘭能不能解決腳頭慌。

幸運的是,上半場我們都得到了答案。

還是長傳找奧斯梅恩,雖然他跑出空位但也已經直奔角旗,按理說威脅並不算非常大。然而施特根出擊到半路才發現這個問題,想放棄已經來不及。經典的半推半就,核心永遠是最後那個就。

施特根力助因西涅把比分扳成1-2之後,形勢其實也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巴薩仍然有着很多進攻機會,而焦點再次變成了費蘭-托雷斯。

首回合把自己打哭之後,費蘭在西甲那場4-1大勝瓦倫的比賽里一腳射門都沒有嘗試,這場比賽的前20多分鐘也是如此。不過隨着場面的優勢和時間的推移,他終於重新鼓足了勇氣。

可是……遠射直衝雲霄,近射綿軟無力,還是熟悉的味道。平心而論他的串聯、跑位,哪怕高位逼搶都做到了哈維對他的要求,偏偏這打門就像把自己在曼城展現出的射術全都勻給了其他隊友。就連皮克都看不下去,在半場結束前打了個樣。

這停步發現空間的嗅覺,這右腳接左腳打的流暢,這充滿隱蔽性的角度,什麼才叫真正的神鋒啊?

帶着3-1的優勢,巴薩遊刃有餘地開啟了下半場,而那不勒斯只能更加激進。斯帕萊蒂用剛剛傷愈的波利塔諾換下了德姆,埃爾馬斯內收和澤林斯基搭檔中前衛,魯伊斯單獨拖后打后腰,陣型變化成為433。

基本上也達到了效果。一方面,那不勒斯前場技術型球員的輪流回撤,帶來了一些上半場沒有的小組遞進式推進,緩解了后場出球的難題。另一方面,巴薩的高位逼搶也不再像之前那麼兇猛,多少有點為將來節省體能的意思。

但這些改變還不至於顛覆戰局。波利塔諾等人把進攻推進到前場后,和奧斯梅恩之間的聯繫相對比較簡單,阿勞霍和皮克輪替進行回追和盯人,以往那種輪轉協防的漏洞並沒有暴露。反而是憑藉特勞雷的單兵作戰能力,再次帶來了一個進球。

所有人都以為他肯定還是要走外線硬趟,魯伊肯定也是這麼想的。沒想到“梅犀”這次還真能變向內切,送出一腳橫傳。德容聰明的跑位吸引了至少三名防守球員的注意,更加聰明的一漏給了奧巴梅楊再給費蘭打個樣的機會。

所謂射門,真不需要每次都是大動作,關鍵是如何冷靜發力。

接近60分鐘的時候變成4-1,誰能晉級真的沒什麼懸念了。兩支球隊基本上也心知肚明這一點,當奧斯梅恩最後一次嘗試個人突擊未果后,雙方很快就默契地開始大換人。

主力趕緊休息,典型例子是斯帕萊蒂一次性換下了奧斯梅恩、澤林斯基、魯伊斯這條中軸線。替補也得用用別浪費工資,代表人物是哈維沒有讓費蘭打滿90分鐘繼續找感覺,而是讓我們再度見證了普吉老師為什麼叫做中場剎車器。

就這樣,比賽的最後20分鐘和前面並不是一個畫風,變成了打卡下班的垃圾時間。唯一能讓大家保持清醒的時刻,大概就是波利塔諾和隊友們搶出來的那個進球。

尼科禁區里拖沓玩火值得吐槽,被人老樹盤根直接撂倒也有爭議,施特根第二次面對射正毫無反應也讓人無奈,但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這個丟球並不影響結果,巴薩順利通過了歐聯杯淘汰賽的附加賽。雖然前面還有很多關要闖,但擊敗了那不勒斯、另一塊場地上多特爆冷出局,紅藍軍團這下還似乎真的變成了歐聯杯里的大熱門(當然還有塞維利亞)。

有沒有一種可能,我是說可能,哈維講的“這賽季目標歐聯冠軍、下賽季爭取追上拜仁水平”,不止是在畫大餅,而是真的這麼想?

如果要總結哈維目前給巴薩帶來了哪些積極變化的話,那麼大致可以分成以下三點。反擊更快了,終於有了種下課鈴響沖向食堂的既視感;遠射更強了,大佬肯定給佩德里、德容、加維這幾個中場後生開了小灶;前場逼搶了,每當對方中后場有人背身接球時,你總能在下一秒就看見有巴薩球員試圖偷身後。

展現完前兩點,接下來就是第三點。這種逼搶在首回合就讓對手很不舒服,本場比賽雖然開局沒用,卻在2-0領先的情況下突然激活,連布斯克茨的主要防區都變成了對方弧頂,這就讓那不勒斯更難受了。

因為他們這次沒有護球和對抗極強、首回合搶斷和過人都是隊內最多的安古伊薩,雖然魯伊斯有技術夠靈活、德姆的跑動範圍也挺大,但面對高強度圍剿時你往往還是需要有一個強悍的肉體。

於是,說起來那不勒斯投入了更多的進攻慾望,但打着打着后場完全出不了球,主要手段又變成了——奧斯梅恩Let’s Go。要麼直接給腳下,指望他趟球生吃皮克阿勞霍;要麼多給提前量,期待他能衝出個單刀。

而巴薩帶着兩球領先的優勢,拿着不斷前場搶斷打圍攻的局勢,剩下的懸念只有這麼兩個:一看施特根能不能拿到零封獎,二看費蘭能不能解決腳頭慌。

幸運的是,上半場我們都得到了答案。

還是長傳找奧斯梅恩,雖然他跑出空位但也已經直奔角旗,按理說威脅並不算非常大。然而施特根出擊到半路才發現這個問題,想放棄已經來不及。經典的半推半就,核心永遠是最後那個就。

施特根力助因西涅把比分扳成1-2之後,形勢其實也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巴薩仍然有着很多進攻機會,而焦點再次變成了費蘭-托雷斯。

首回合把自己打哭之後,費蘭在西甲那場4-1大勝瓦倫的比賽里一腳射門都沒有嘗試,這場比賽的前20多分鐘也是如此。不過隨着場面的優勢和時間的推移,他終於重新鼓足了勇氣。

可是……遠射直衝雲霄,近射綿軟無力,還是熟悉的味道。平心而論他的串聯、跑位,哪怕高位逼搶都做到了哈維對他的要求,偏偏這打門就像把自己在曼城展現出的射術全都勻給了其他隊友。就連皮克都看不下去,在半場結束前打了個樣。

這停步發現空間的嗅覺,這右腳接左腳打的流暢,這充滿隱蔽性的角度,什麼才叫真正的神鋒啊?

帶着3-1的優勢,巴薩遊刃有餘地開啟了下半場,而那不勒斯只能更加激進。斯帕萊蒂用剛剛傷愈的波利塔諾換下了德姆,埃爾馬斯內收和澤林斯基搭檔中前衛,魯伊斯單獨拖后打后腰,陣型變化成為433。

基本上也達到了效果。一方面,那不勒斯前場技術型球員的輪流回撤,帶來了一些上半場沒有的小組遞進式推進,緩解了后場出球的難題。另一方面,巴薩的高位逼搶也不再像之前那麼兇猛,多少有點為將來節省體能的意思。

但這些改變還不至於顛覆戰局。波利塔諾等人把進攻推進到前場后,和奧斯梅恩之間的聯繫相對比較簡單,阿勞霍和皮克輪替進行回追和盯人,以往那種輪轉協防的漏洞並沒有暴露。反而是憑藉特勞雷的單兵作戰能力,再次帶來了一個進球。

所有人都以為他肯定還是要走外線硬趟,魯伊肯定也是這麼想的。沒想到“梅犀”這次還真能變向內切,送出一腳橫傳。德容聰明的跑位吸引了至少三名防守球員的注意,更加聰明的一漏給了奧巴梅楊再給費蘭打個樣的機會。

所謂射門,真不需要每次都是大動作,關鍵是如何冷靜發力。

接近60分鐘的時候變成4-1,誰能晉級真的沒什麼懸念了。兩支球隊基本上也心知肚明這一點,當奧斯梅恩最後一次嘗試個人突擊未果后,雙方很快就默契地開始大換人。

主力趕緊休息,典型例子是斯帕萊蒂一次性換下了奧斯梅恩、澤林斯基、魯伊斯這條中軸線。替補也得用用別浪費工資,代表人物是哈維沒有讓費蘭打滿90分鐘繼續找感覺,而是讓我們再度見證了普吉老師為什麼叫做中場剎車器。

就這樣,比賽的最後20分鐘和前面並不是一個畫風,變成了打卡下班的垃圾時間。唯一能讓大家保持清醒的時刻,大概就是波利塔諾和隊友們搶出來的那個進球。

尼科禁區里拖沓玩火值得吐槽,被人老樹盤根直接撂倒也有爭議,施特根第二次面對射正毫無反應也讓人無奈,但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這個丟球並不影響結果,巴薩順利通過了歐聯杯淘汰賽的附加賽。雖然前面還有很多關要闖,但擊敗了那不勒斯、另一塊場地上多特爆冷出局,紅藍軍團這下還似乎真的變成了歐聯杯里的大熱門(當然還有塞維利亞)。

有沒有一種可能,我是說可能,哈維講的“這賽季目標歐聯冠軍、下賽季爭取追上拜仁水平”,不止是在畫大餅,而是真的這麼想?

於是,說起來那不勒斯投入了更多的進攻慾望,但打着打着后場完全出不了球,主要手段又變成了——奧斯梅恩Let’s Go。要麼直接給腳下,指望他趟球生吃皮克阿勞霍;要麼多給提前量,期待他能衝出個單刀。

而巴薩帶着兩球領先的優勢,拿着不斷前場搶斷打圍攻的局勢,剩下的懸念只有這麼兩個:一看施特根能不能拿到零封獎,二看費蘭能不能解決腳頭慌。

幸運的是,上半場我們都得到了答案。

還是長傳找奧斯梅恩,雖然他跑出空位但也已經直奔角旗,按理說威脅並不算非常大。然而施特根出擊到半路才發現這個問題,想放棄已經來不及。經典的半推半就,核心永遠是最後那個就。

施特根力助因西涅把比分扳成1-2之後,形勢其實也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巴薩仍然有着很多進攻機會,而焦點再次變成了費蘭-托雷斯。

首回合把自己打哭之後,費蘭在西甲那場4-1大勝瓦倫的比賽里一腳射門都沒有嘗試,這場比賽的前20多分鐘也是如此。不過隨着場面的優勢和時間的推移,他終於重新鼓足了勇氣。

可是……遠射直衝雲霄,近射綿軟無力,還是熟悉的味道。平心而論他的串聯、跑位,哪怕高位逼搶都做到了哈維對他的要求,偏偏這打門就像把自己在曼城展現出的射術全都勻給了其他隊友。就連皮克都看不下去,在半場結束前打了個樣。

這停步發現空間的嗅覺,這右腳接左腳打的流暢,這充滿隱蔽性的角度,什麼才叫真正的神鋒啊?

帶着3-1的優勢,巴薩遊刃有餘地開啟了下半場,而那不勒斯只能更加激進。斯帕萊蒂用剛剛傷愈的波利塔諾換下了德姆,埃爾馬斯內收和澤林斯基搭檔中前衛,魯伊斯單獨拖后打后腰,陣型變化成為433。

基本上也達到了效果。一方面,那不勒斯前場技術型球員的輪流回撤,帶來了一些上半場沒有的小組遞進式推進,緩解了后場出球的難題。另一方面,巴薩的高位逼搶也不再像之前那麼兇猛,多少有點為將來節省體能的意思。

但這些改變還不至於顛覆戰局。波利塔諾等人把進攻推進到前場后,和奧斯梅恩之間的聯繫相對比較簡單,阿勞霍和皮克輪替進行回追和盯人,以往那種輪轉協防的漏洞並沒有暴露。反而是憑藉特勞雷的單兵作戰能力,再次帶來了一個進球。

所有人都以為他肯定還是要走外線硬趟,魯伊肯定也是這麼想的。沒想到“梅犀”這次還真能變向內切,送出一腳橫傳。德容聰明的跑位吸引了至少三名防守球員的注意,更加聰明的一漏給了奧巴梅楊再給費蘭打個樣的機會。

所謂射門,真不需要每次都是大動作,關鍵是如何冷靜發力。

接近60分鐘的時候變成4-1,誰能晉級真的沒什麼懸念了。兩支球隊基本上也心知肚明這一點,當奧斯梅恩最後一次嘗試個人突擊未果后,雙方很快就默契地開始大換人。

主力趕緊休息,典型例子是斯帕萊蒂一次性換下了奧斯梅恩、澤林斯基、魯伊斯這條中軸線。替補也得用用別浪費工資,代表人物是哈維沒有讓費蘭打滿90分鐘繼續找感覺,而是讓我們再度見證了普吉老師為什麼叫做中場剎車器。

就這樣,比賽的最後20分鐘和前面並不是一個畫風,變成了打卡下班的垃圾時間。唯一能讓大家保持清醒的時刻,大概就是波利塔諾和隊友們搶出來的那個進球。

尼科禁區里拖沓玩火值得吐槽,被人老樹盤根直接撂倒也有爭議,施特根第二次面對射正毫無反應也讓人無奈,但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這個丟球並不影響結果,巴薩順利通過了歐聯杯淘汰賽的附加賽。雖然前面還有很多關要闖,但擊敗了那不勒斯、另一塊場地上多特爆冷出局,紅藍軍團這下還似乎真的變成了歐聯杯里的大熱門(當然還有塞維利亞)。

有沒有一種可能,我是說可能,哈維講的“這賽季目標歐聯冠軍、下賽季爭取追上拜仁水平”,不止是在畫大餅,而是真的這麼想?

施特根力助因西涅把比分扳成1-2之後,形勢其實也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巴薩仍然有着很多進攻機會,而焦點再次變成了費蘭-托雷斯。

首回合把自己打哭之後,費蘭在西甲那場4-1大勝瓦倫的比賽里一腳射門都沒有嘗試,這場比賽的前20多分鐘也是如此。不過隨着場面的優勢和時間的推移,他終於重新鼓足了勇氣。

可是……遠射直衝雲霄,近射綿軟無力,還是熟悉的味道。平心而論他的串聯、跑位,哪怕高位逼搶都做到了哈維對他的要求,偏偏這打門就像把自己在曼城展現出的射術全都勻給了其他隊友。就連皮克都看不下去,在半場結束前打了個樣。

這停步發現空間的嗅覺,這右腳接左腳打的流暢,這充滿隱蔽性的角度,什麼才叫真正的神鋒啊?

帶着3-1的優勢,巴薩遊刃有餘地開啟了下半場,而那不勒斯只能更加激進。斯帕萊蒂用剛剛傷愈的波利塔諾換下了德姆,埃爾馬斯內收和澤林斯基搭檔中前衛,魯伊斯單獨拖后打后腰,陣型變化成為433。

基本上也達到了效果。一方面,那不勒斯前場技術型球員的輪流回撤,帶來了一些上半場沒有的小組遞進式推進,緩解了后場出球的難題。另一方面,巴薩的高位逼搶也不再像之前那麼兇猛,多少有點為將來節省體能的意思。

但這些改變還不至於顛覆戰局。波利塔諾等人把進攻推進到前場后,和奧斯梅恩之間的聯繫相對比較簡單,阿勞霍和皮克輪替進行回追和盯人,以往那種輪轉協防的漏洞並沒有暴露。反而是憑藉特勞雷的單兵作戰能力,再次帶來了一個進球。

所有人都以為他肯定還是要走外線硬趟,魯伊肯定也是這麼想的。沒想到“梅犀”這次還真能變向內切,送出一腳橫傳。德容聰明的跑位吸引了至少三名防守球員的注意,更加聰明的一漏給了奧巴梅楊再給費蘭打個樣的機會。

所謂射門,真不需要每次都是大動作,關鍵是如何冷靜發力。

接近60分鐘的時候變成4-1,誰能晉級真的沒什麼懸念了。兩支球隊基本上也心知肚明這一點,當奧斯梅恩最後一次嘗試個人突擊未果后,雙方很快就默契地開始大換人。

主力趕緊休息,典型例子是斯帕萊蒂一次性換下了奧斯梅恩、澤林斯基、魯伊斯這條中軸線。替補也得用用別浪費工資,代表人物是哈維沒有讓費蘭打滿90分鐘繼續找感覺,而是讓我們再度見證了普吉老師為什麼叫做中場剎車器。

就這樣,比賽的最後20分鐘和前面並不是一個畫風,變成了打卡下班的垃圾時間。唯一能讓大家保持清醒的時刻,大概就是波利塔諾和隊友們搶出來的那個進球。

尼科禁區里拖沓玩火值得吐槽,被人老樹盤根直接撂倒也有爭議,施特根第二次面對射正毫無反應也讓人無奈,但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這個丟球並不影響結果,巴薩順利通過了歐聯杯淘汰賽的附加賽。雖然前面還有很多關要闖,但擊敗了那不勒斯、另一塊場地上多特爆冷出局,紅藍軍團這下還似乎真的變成了歐聯杯里的大熱門(當然還有塞維利亞)。

有沒有一種可能,我是說可能,哈維講的“這賽季目標歐聯冠軍、下賽季爭取追上拜仁水平”,不止是在畫大餅,而是真的這麼想?

施特根力助因西涅把比分扳成1-2之後,形勢其實也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巴薩仍然有着很多進攻機會,而焦點再次變成了費蘭-托雷斯。

首回合把自己打哭之後,費蘭在西甲那場4-1大勝瓦倫的比賽里一腳射門都沒有嘗試,這場比賽的前20多分鐘也是如此。不過隨着場面的優勢和時間的推移,他終於重新鼓足了勇氣。

可是……遠射直衝雲霄,近射綿軟無力,還是熟悉的味道。平心而論他的串聯、跑位,哪怕高位逼搶都做到了哈維對他的要求,偏偏這打門就像把自己在曼城展現出的射術全都勻給了其他隊友。就連皮克都看不下去,在半場結束前打了個樣。

這停步發現空間的嗅覺,這右腳接左腳打的流暢,這充滿隱蔽性的角度,什麼才叫真正的神鋒啊?

帶着3-1的優勢,巴薩遊刃有餘地開啟了下半場,而那不勒斯只能更加激進。斯帕萊蒂用剛剛傷愈的波利塔諾換下了德姆,埃爾馬斯內收和澤林斯基搭檔中前衛,魯伊斯單獨拖后打后腰,陣型變化成為433。

基本上也達到了效果。一方面,那不勒斯前場技術型球員的輪流回撤,帶來了一些上半場沒有的小組遞進式推進,緩解了后場出球的難題。另一方面,巴薩的高位逼搶也不再像之前那麼兇猛,多少有點為將來節省體能的意思。

但這些改變還不至於顛覆戰局。波利塔諾等人把進攻推進到前場后,和奧斯梅恩之間的聯繫相對比較簡單,阿勞霍和皮克輪替進行回追和盯人,以往那種輪轉協防的漏洞並沒有暴露。反而是憑藉特勞雷的單兵作戰能力,再次帶來了一個進球。

所有人都以為他肯定還是要走外線硬趟,魯伊肯定也是這麼想的。沒想到“梅犀”這次還真能變向內切,送出一腳橫傳。德容聰明的跑位吸引了至少三名防守球員的注意,更加聰明的一漏給了奧巴梅楊再給費蘭打個樣的機會。

所謂射門,真不需要每次都是大動作,關鍵是如何冷靜發力。

接近60分鐘的時候變成4-1,誰能晉級真的沒什麼懸念了。兩支球隊基本上也心知肚明這一點,當奧斯梅恩最後一次嘗試個人突擊未果后,雙方很快就默契地開始大換人。

主力趕緊休息,典型例子是斯帕萊蒂一次性換下了奧斯梅恩、澤林斯基、魯伊斯這條中軸線。替補也得用用別浪費工資,代表人物是哈維沒有讓費蘭打滿90分鐘繼續找感覺,而是讓我們再度見證了普吉老師為什麼叫做中場剎車器。

就這樣,比賽的最後20分鐘和前面並不是一個畫風,變成了打卡下班的垃圾時間。唯一能讓大家保持清醒的時刻,大概就是波利塔諾和隊友們搶出來的那個進球。

尼科禁區里拖沓玩火值得吐槽,被人老樹盤根直接撂倒也有爭議,施特根第二次面對射正毫無反應也讓人無奈,但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這個丟球並不影響結果,巴薩順利通過了歐聯杯淘汰賽的附加賽。雖然前面還有很多關要闖,但擊敗了那不勒斯、另一塊場地上多特爆冷出局,紅藍軍團這下還似乎真的變成了歐聯杯里的大熱門(當然還有塞維利亞)。

有沒有一種可能,我是說可能,哈維講的“這賽季目標歐聯冠軍、下賽季爭取追上拜仁水平”,不止是在畫大餅,而是真的這麼想?

帶着3-1的優勢,巴薩遊刃有餘地開啟了下半場,而那不勒斯只能更加激進。斯帕萊蒂用剛剛傷愈的波利塔諾換下了德姆,埃爾馬斯內收和澤林斯基搭檔中前衛,魯伊斯單獨拖后打后腰,陣型變化成為433。

基本上也達到了效果。一方面,那不勒斯前場技術型球員的輪流回撤,帶來了一些上半場沒有的小組遞進式推進,緩解了后場出球的難題。另一方面,巴薩的高位逼搶也不再像之前那麼兇猛,多少有點為將來節省體能的意思。

但這些改變還不至於顛覆戰局。波利塔諾等人把進攻推進到前場后,和奧斯梅恩之間的聯繫相對比較簡單,阿勞霍和皮克輪替進行回追和盯人,以往那種輪轉協防的漏洞並沒有暴露。反而是憑藉特勞雷的單兵作戰能力,再次帶來了一個進球。

所有人都以為他肯定還是要走外線硬趟,魯伊肯定也是這麼想的。沒想到“梅犀”這次還真能變向內切,送出一腳橫傳。德容聰明的跑位吸引了至少三名防守球員的注意,更加聰明的一漏給了奧巴梅楊再給費蘭打個樣的機會。

所謂射門,真不需要每次都是大動作,關鍵是如何冷靜發力。

接近60分鐘的時候變成4-1,誰能晉級真的沒什麼懸念了。兩支球隊基本上也心知肚明這一點,當奧斯梅恩最後一次嘗試個人突擊未果后,雙方很快就默契地開始大換人。

主力趕緊休息,典型例子是斯帕萊蒂一次性換下了奧斯梅恩、澤林斯基、魯伊斯這條中軸線。替補也得用用別浪費工資,代表人物是哈維沒有讓費蘭打滿90分鐘繼續找感覺,而是讓我們再度見證了普吉老師為什麼叫做中場剎車器。

就這樣,比賽的最後20分鐘和前面並不是一個畫風,變成了打卡下班的垃圾時間。唯一能讓大家保持清醒的時刻,大概就是波利塔諾和隊友們搶出來的那個進球。

尼科禁區里拖沓玩火值得吐槽,被人老樹盤根直接撂倒也有爭議,施特根第二次面對射正毫無反應也讓人無奈,但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這個丟球並不影響結果,巴薩順利通過了歐聯杯淘汰賽的附加賽。雖然前面還有很多關要闖,但擊敗了那不勒斯、另一塊場地上多特爆冷出局,紅藍軍團這下還似乎真的變成了歐聯杯里的大熱門(當然還有塞維利亞)。

有沒有一種可能,我是說可能,哈維講的“這賽季目標歐聯冠軍、下賽季爭取追上拜仁水平”,不止是在畫大餅,而是真的這麼想?

接近60分鐘的時候變成4-1,誰能晉級真的沒什麼懸念了。兩支球隊基本上也心知肚明這一點,當奧斯梅恩最後一次嘗試個人突擊未果后,雙方很快就默契地開始大換人。

主力趕緊休息,典型例子是斯帕萊蒂一次性換下了奧斯梅恩、澤林斯基、魯伊斯這條中軸線。替補也得用用別浪費工資,代表人物是哈維沒有讓費蘭打滿90分鐘繼續找感覺,而是讓我們再度見證了普吉老師為什麼叫做中場剎車器。

就這樣,比賽的最後20分鐘和前面並不是一個畫風,變成了打卡下班的垃圾時間。唯一能讓大家保持清醒的時刻,大概就是波利塔諾和隊友們搶出來的那個進球。

尼科禁區里拖沓玩火值得吐槽,被人老樹盤根直接撂倒也有爭議,施特根第二次面對射正毫無反應也讓人無奈,但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這個丟球並不影響結果,巴薩順利通過了歐聯杯淘汰賽的附加賽。雖然前面還有很多關要闖,但擊敗了那不勒斯、另一塊場地上多特爆冷出局,紅藍軍團這下還似乎真的變成了歐聯杯里的大熱門(當然還有塞維利亞)。

有沒有一種可能,我是說可能,哈維講的“這賽季目標歐聯冠軍、下賽季爭取追上拜仁水平”,不止是在畫大餅,而是真的這麼想?

尼科禁區里拖沓玩火值得吐槽,被人老樹盤根直接撂倒也有爭議,施特根第二次面對射正毫無反應也讓人無奈,但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這個丟球並不影響結果,巴薩順利通過了歐聯杯淘汰賽的附加賽。雖然前面還有很多關要闖,但擊敗了那不勒斯、另一塊場地上多特爆冷出局,紅藍軍團這下還似乎真的變成了歐聯杯里的大熱門(當然還有塞維利亞)。

有沒有一種可能,我是說可能,哈維講的“這賽季目標歐聯冠軍、下賽季爭取追上拜仁水平”,不止是在畫大餅,而是真的這麼想?

按讚並分享給你的朋友:
誘惑無極限

error: 優惠:立即註冊♥獲取168體驗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