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佩羅”、”指環王”、”金箭頭”——皇家馬德里的聲聲慢

註冊後聯繫line@客服享試玩金!
口碑營運!2024年最優質娛樂城



皇馬百年歷史長河中,能夠在皇馬“善終”的球星屈指可數,大致有齊達內、杜德克、德拉雷德、小桑奇斯、穆尼奧斯、亨托、卡馬喬這麼幾位,並且他們中間也有很多是因為一些偶然因素才得以在皇馬退役,比如,齊達內在34歲時的激流勇退,比如,德拉雷德在24歲時的因病告別。

大多數球星即使偉大如勞爾、迪—斯蒂法諾、卡卡和C羅,也難免有被皇馬無情放逐的一天。於是,皇馬一度被冠以了“世界上最無情無義的俱樂部”稱號。

然而,更深刻的解讀卻不是這樣的。

2010年7月,勞爾做別了皇馬。臨別前,勞爾去拜會年過八十的迪—斯蒂法諾,後者對勞爾說出了一番話,那番話是他們兩位共同的心聲,也是皇馬所有球星和球迷共同的心聲……

C羅人生中有過三次感人的淚水。一次是2013年,那年他第二次獲得金球獎。一次是2016年歐洲杯決賽,那年他破繭成蝶,榮奪歐洲杯。而最動人的一次發生在伯納烏球場,那次他把淚水獻給了自己一生的、唯一的知己卡卡。

想往朝晨光熹微,再回首殘陽如血。2013年,被傷病困擾很久的卡卡告別了皇馬,也告別了C羅,球迷們沉醉四年之久的伯納烏“卡配羅”組合宣告結束。卡卡離開皇馬的時候,C羅一直送卡卡到機場,在機場邊,兩個人久久難言,無語凝噎。最後,C羅目送着載着卡卡的飛機駛向遠方直到消失在蒼茫無垠的藍天白雲之中……

此後他們雖然關河萬里,相見無期,但是萬里河山阻隔不了知心者的精神交流和心靈溝通……

2017年,C羅在伯納烏球場展示個人四座金球獎獎盃,旁邊祝賀的是齊達內、菲戈、羅納爾多、歐文等曾經獲得過金球獎同時也在皇馬效力過的球星,卡卡當時沒有到場,但卡卡的身影卻出現在了球場電視機大屏幕上。大屏幕裡面,卡卡向C羅表達了真摯的祝福,兩個人遠隔千山萬水,卻靈犀相通,靈台互照。當時C羅對着大屏幕里卡卡的面容,久久凝視,戀戀不捨,眼圈泛紅,淚水奪眶而出……

那是皇馬“卡配羅”組合留給綠茵世界的“西海情歌”,那是綠茵世界里最純貞、最真摯的感情,那是卡卡心靈的寄託和理想的彼岸,於是卡卡永遠記住了皇家馬德里。

人生自古傷往事,山河依舊枕寒流。2013年五年之後的2018年,俄羅斯聖彼得堡,有個身穿皇馬守門員隊服的孩子向卡卡索要簽名,卡卡簽完名后,指着那位身穿皇馬球衣的孩子說……

“好選擇,這是世界上最好的球隊。”

人生猶如一場電影,在每一個轉場,總有意想不到的邂逅。有的相遇成歌,註定了在綣綣紅塵中相攜而去。有的轉身為念,註定了在茫茫人海里獨自而行。

所以,才有了離別成歌。所以,才有了相思成夢。這樣的人生才有無窮的韻味,這樣的人生才有無限的裝點。

2018年,就在卡卡多年之後再次談起皇馬的那一年,五年之前為他送行、兩年之前為他落淚的C羅也離開了皇馬,C羅離開皇馬在當年掀起了巨浪,搶了當年世界盃半決賽的頭條。

2017—2018賽季歐冠決賽,球迷們見證了皇馬史無前例的歐冠三連,也同時看到了不和諧的一幕,奪冠歡慶典禮上,C羅沒有出現在最醒目的慶祝鏡頭裡。

決賽一天後,C羅竟然表示會離開皇馬。再往後,回到馬德里豐收女神廣場,數萬皇馬球迷齊聲高呼”C羅,留下!”C羅竟然不為所動,依然在新聞發布會上說,”在皇馬我取得了無數的榮譽,但生活不是只有榮譽。”

接着,齊達內辭去皇馬主教練。當時媒體紛紛猜測,齊達內的離去可能與皇馬高層與齊達內在C羅去留問題上產生了嚴重分歧有關。

齊達內離開幾天後,C羅再一次陷入2017年就開始的西班牙稅務風波,皇馬對此沒有一絲的支持和聲援,也沒有對C羅的加薪要求做回復。

在西班牙稅務部門下了最後通牒后,C羅遠赴俄羅斯參加世界盃。在世界盃賽場上,他寶刀不老,首場比賽上演帽子戲法,但是皇馬高層對這一切依然無動於衷。

所有的矛盾一點點的彙集在了一起,這些矛盾是影視劇的前奏,前奏鋪墊足夠后,高潮就會到來。最終,故事以C羅離開皇馬達到高潮,C羅和皇馬的所有恩怨情仇也以那幕高潮做了一個了斷。

了斷恩怨之後的C羅依然舊情綿綿,他在皇馬告別信中真誠的表達了自己對皇馬的感情。

“在皇家馬德里過去這幾年很有可能成為我生命中最快樂的時光……這個決定我思考了很久,我知道,是時候開啟人生新的征程了,我將就此離去,但無論我身在何處,這件球衣、這個隊徽和伯納烏球場都會陪伴我直到永遠……最後,當然,像九年前我初到伯納烏時所說的——Hala Madrid!”

最悲莫過江河水,豈知更有一枝花。《江河水》、《一枝花》可謂二胡名曲中的《滄海一聲笑》、《笑傲江湖曲》。卡卡與皇馬的“江河水”動人心魄,C羅與皇馬的“一枝花”盪人心魂。

這兩段故事的共同點在2010年時候已經被皇馬名宿迪—斯蒂法諾點出。那年,年逾八十的迪—斯蒂法諾把自己一生的經歷濃縮成了幾句話,那幾句話可謂第三首二胡名曲——《英雄之情懷》,那是迪—斯蒂法諾、勞爾、C羅、卡卡等皇馬球星共同的心聲,是皇馬球星和皇馬球迷對皇馬的聲聲慢和歲歲念。

2010年7月,勞爾離開了皇馬。臨別,他最後一次拜會了皇馬名宿“金箭頭”迪—斯蒂法諾。迪—斯蒂法諾當時年逾八十,已經日薄西山。得知勞爾的事情后,病床上的迪—斯蒂法諾淚如泉湧,想起了曾經的自己。

1953年夏天,為了引進迪—斯蒂法諾,皇馬豪擲千金,皇馬主席伯納烏用盡了渾身解數。當年秋天,迪—斯蒂法諾正式加盟了皇馬。

從那一天起,迪—斯蒂法諾把自己的所有情懷都奉獻給了白色,奉獻給了美凌格,奉獻給了皇家馬德里。

人生往往恨愛交織、愛恨相隨。皇馬主席伯納烏把迪—斯蒂法諾帶到了皇馬,但由於種種原因,伯納烏與迪—斯蒂法諾最終分道揚鑣、形同陌路,成了一生不願意再見到的人。

2018年歐冠決賽是C羅在皇馬的最後一戰,巧合的是,1964年歐冠決賽也是迪—斯蒂法諾在皇馬的最後一戰。1964年歐冠決賽后,留下510場比賽和418粒進球的迪—斯蒂法諾離開了皇馬。當時的皇馬主席伯納烏卻以最冷酷的方式送別他,伯納烏一直以“金箭頭”命名自己的豪華游輪,迪—斯蒂法諾離開后,他立刻以他妻子的名字重新命名那艘豪華游輪。從此,迪—斯蒂法諾和伯納烏一生結怨、再未會面。直到伯納烏去世后,迪—斯蒂法諾才重返皇馬。

重返皇馬的迪—斯蒂法諾沒有再離開。

之後,迪—斯蒂法諾成了皇馬歷史的活化石,他見證了百年皇馬風風雨雨中的是是非非,他目睹了百年皇馬來來往往裡的恩恩怨怨……

之後,皇馬巨星的每一次加盟,他基本上都會迎接。皇馬巨星的每一位離開,他基本上也都會送別。他知曉,皇馬巨星很多是心懷憤懣不滿和留戀不舍等複雜情緒離開的。他明白,很多人有過跟他從前一樣的故事。

2010年,悲情降臨在了勞爾身上。得知勞爾的事情后,病床上的迪—斯蒂法諾當時老淚縱橫。痛哭良久后,他顫顫巍巍的對勞爾說了幾句話,那幾句話是他的心聲,是勞爾的心聲,是卡卡的心聲,是C羅的心聲,是皇馬所有球星的心聲,也是皇馬所有球迷的心聲。

“皇馬和很多事情一樣並非完美,但無法割捨,碰上她你就只剩下兩樣東西——愛和恨。這麼多年,我對皇馬有愛也有恨,你和其他人可能也一樣。但你們早晚會發現,恨過了、恨久了還會是愛……”

聲聲慢,歲歲念。雁過也,正傷感,卻是舊時相戀。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滴滴點點。

這次第,怎一個愛字心撼……

按讚並分享給你的朋友:
誘惑無極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