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圭羅:為進球而生

註冊後聯繫line@客服享試玩金!
口碑營運!2024年最優質娛樂城



2019年4月,當時的英國媒體版面上出現了一個話題:

曼城是否有可能獲得四冠王?

這一話題迅速引發了很多人的討論,畢竟如果曼城做到了,他們將成為第一支達到這一高度的英格蘭球隊。不少曼聯名宿表示,即便曼城做到這一點,也無法和1999年的曼聯相提並論,然而能讓曼聯名宿們如此緊張,也恰恰說明了曼城距離四冠王有多近。

但是,瓜迪奧拉自己並不認為四冠王有多麼重要,至少不是最重要的:

“即使我們本賽季贏得了所有冠軍,曼城隊史上最美好的、最不可思議的時刻依然是2011-2012賽季,阿圭羅在曼奇尼帶隊時讀秒絕殺QPR、為俱樂部帶來首個英超冠軍獎盃的時刻。”

十年曼城生涯,阿圭羅留下了260粒進球。

今年夏天來到巴塞羅那,他沒能和自己的好友梅西並肩作戰,甚至只踢了5場比賽,就因為心臟問題而不得不選擇退役,這意味着他已經打進了職業生涯的最後一粒進球。

雖然只是一粒挽回顏面的進球,但它依然出現在最重要的國家德比上。

這就是阿圭羅,他和他的進球總會適時出現在每一場需要他們的比賽,用瓜迪奧拉的話來說,“當他出生的時候,他就開始進球,他就是為進球而生的。”

從第一場到最後一場,都是如此。

1988年6月,布宜諾斯艾利斯郊區的一間臨時住所里,兩人世界變成了三口之家。

那年春天,阿根廷首都頻發暴雨,洪水沖毀了很多人的房屋,阿圭羅的父母就是當時的受災者,不過萬幸的是,他們找到了一處貧民窟的破房子里安頓了下來。

牙牙學語的階段,父母外出工作,陪伴阿圭羅的便是祖父和一部名為《大頑皮庫姆庫姆》的日本動畫片。在片中,主人公庫姆庫姆(kum kum)是一個生活在石器時代的小穴居人,調皮搗蛋,喜歡到處製造麻煩。

每天,阿圭羅都會在電視機前守候這部動畫片,並且嘗試叫出主人公的名字,有時念成“koo”,有時又會念成“koom”。祖父想教他說話,無論教什麼,阿圭羅都只會說這兩個單詞。

再加上當時的他長得像主人公,動作姿勢也像,同樣也是個頑皮的孩子,“所以他(祖父)開始叫我‘Kun,來這兒’或者‘Kun,去那兒’。”

當時,“Kun”最喜歡去的地方就是貧民窟的足球場。

說是足球場,其實只是一片沒有草的空地而已。在這片球場上,阿圭羅第一次接觸到了足球,並且很快就成為了遠近聞名的小天才。

同樣作為球員,阿圭羅的父親看到了兒子身上的天賦,於是他開始四處推薦阿圭羅。在一支貧民窟里的野球隊,阿圭羅遇到了日後的伯樂——記者岡薩雷斯。

岡薩雷斯仍然記得當時只有8歲的阿圭羅:“他真的非常特別,輕易地過掉了那些比他大的後衛”。雖然踢一場野球的報酬只有1比索,但進球如探囊取物的阿圭羅每次都能賺到很多錢。只不過父親拿到錢,就會去買毒品了。

“當時他的身邊都是吸食毒品的親友,那真的對他產生了很不好的影響。”

為了讓這個天賦異稟的孩子儘快脫離是非之地,岡薩雷斯決定立刻行動。他找到了獨立隊的U13教練蘭伯特,後者被阿圭羅展現的球技所征服,和岡薩雷斯一起買下了阿圭羅的所有權,也把他帶到了獨立隊的青訓基地里。

然而,依然住在貧民窟的阿圭羅還在為家人賺錢,每周只能來球隊訓練一次,即便這樣,他還是能幫助獨立隊的各級青年隊奪得冠軍。這樣的表現也引來了其他豪門球隊的關注,博卡青年的主帥馬多尼甚至表示,願意用整支青年隊來交換阿圭羅。

為了留住阿圭羅,蘭伯特此前幾年已經為他們全家提供了不少的金錢支持,還給他們買了一處房子。“當時所有人都想偷走阿圭羅,我在球隊經理面前求了好久,給他父親安排一份工作,這樣他就不會把阿圭羅帶到其他球隊了。”

於是,一份球衣管理員的工作,換來了阿圭羅在獨立隊的未來。年滿15歲的一個月後,阿圭羅踏上了一線隊的比賽場,他就此打破了馬拉多納保持多年的阿根廷甲級聯賽最年輕出場球員的紀錄。

僅僅在獨立隊打完一個完整賽季之後,阿圭羅便踏上了前往歐洲的航班。

“老實說,我沒想過離開阿根廷,那時我不到18歲,什麼都不懂,而且我得跟家人分開。但隊友說我必須離開,因為那是最好的選擇,他們希望我能去西班牙…其實所有人都要面對做決定的時候,但在那一刻,我真的不想。”

兩個月前,他還是一個在阿根廷觀看歐洲比賽的小孩;兩個月後,他就站在了自己西班牙首秀的球場上,對面就是穿着皇馬球衣的羅納爾多。

在得知阿圭羅的轉會費高達2000萬歐元后,時任馬競主帥阿吉雷立刻去找了當時的俱樂部CEO米格爾-安赫爾:“你真為這個小傢伙花了這麼多錢?他現在都不知道自己在哪,他對西甲和馬德里都一無所知,他必須從零開始。”

這是米格爾-安赫爾從尤文圖斯等豪門手裡搶來的天才,所以他十分乾脆地拒絕了阿吉雷提出的“讓阿圭羅先從B隊打起”的提議:“那樣的話,媒體會殺了你的。”

剛開始的時候,阿吉雷需要手把手地教阿圭羅無球時應該做什麼,“如果腳下沒球,他就像個球迷一樣站着看比賽。”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教,阿圭羅終於開始融入到比賽中,而阿吉雷也發現,“他真的與眾不同,是禁區里的殺手,一等一的頂級前鋒。”

正是這位頂級前鋒,為馬競帶來了回到西甲后的第一座冠軍獎盃。

2009-10賽季,阿圭羅和後來執教過上海申花的弗洛雷斯開始共事,在他手下的兩個賽季,是阿圭羅在西班牙最美好的時光。馬競戰勝霍奇森執教的富勒姆贏得歐聯杯冠軍,在後來的歐洲超級盃中,他們又戰勝了貝尼特斯執教的國際米蘭。

然而在阿圭羅眼中,俱樂部似乎失去了繼續進步的動力,於是在2011年美洲杯結束之後,他公開表達了想要離隊的意願,就在這時,曼奇尼打來了電話。

“他們想把整個未來都賭在我身上。”

英格蘭人對自己的聯賽總是有着神秘的自信,在他們看來,哪怕是世界最佳球員,都需要一段時間來適應英超。

阿圭羅也確實適應了一段時間,準確的說,是幾分鐘。

加盟曼城的第一場英超聯賽,替補登場的阿圭羅兩射一傳,幫助球隊四球大勝斯旺西。比賽結束之後,曼奇尼和俱樂部都清楚,俱樂部賭對人了。

而費爾南迪尼奧當時對阿圭羅的期待,更是直接成為了日後曼城球迷所享受的預言:

“阿圭羅的踢球風格讓我想起了羅馬里奧。如果他能像羅馬里奧一樣打進那麼多球,我會非常非常高興。”

“我記得在進球之前,除了背後挨了一腳之外,我在場上幾乎碌碌無為。”

2012年的夏天之後,阿圭羅每次接受專訪,都會被記者要求提到那年5月13日發生的事情:最後一輪對陣QPR,贏球才能奪冠的曼城憑藉阿圭羅的進球絕殺對手,在傷停補時最後一分鐘從曼聯手中搶來了冠軍。

曼城官方還為此專門製作了一部名為《9320》的紀錄片,片名就是阿圭羅的進球時間。

每次談到這個話題,阿圭羅都會告訴記者,自己那天踢得很差,因為他和他的隊友們都沒經歷過這種充滿壓力的比賽氛圍,甚至連這腳決定乾坤的射門,其實都出現了偏差。

“我發誓,我當時並不想以那樣的方式射門,因為我瞄準的並不是那裡,但如果按照我預想中那樣射門,皮球就會打在防守隊員的身上,也就不會進球了。我承認我有賭的成分,幸運的是,我成功了。”

(阿圭羅締造英超最經典絕殺)

(瘋狂慶祝的曼奇尼與一臉懵的弗格森)

其實在阿圭羅射門前,QPR左後衛塔伊沃伸腳踢到了他的腳踝,阿圭羅想過自己應該摔倒,來爭取獲得一粒點球,“但我擔心自己並不擅長假摔,所以我站住了。”

“我的性格和比賽風格註定我會繼續比賽,儘可能站在球場上。如果倒地,我也會再次爬起來去追逐皮球,那就是我踢球的方式。”

憑藉這樣的踢球方式,阿圭羅為曼城捅破了這最後一層窗戶紙,讓曼城成為了過去10年間英超最成功的俱樂部。15座閃亮的獎盃,座座都有他的功勞。比冠軍更震撼的,是阿圭羅在英超留下的個人紀錄:

為曼城效力的390場比賽中,阿圭羅打入260個進球,比俱樂部歷史上任何其他球員都多;

他以184個進球在英超歷史射手榜上排名第四,如果計算進球效率,則是歷史第一人;12次在英超上演帽子戲法,同樣是前無古人;

他也是英超聯賽歷史上進球最多的海外球員。

唯一可惜的是,他從未有機會觸碰歐冠冠軍獎盃。上賽季,他跟隨曼城打進決賽,直到第76分鐘才得到出場機會,卻已無力回天。曼城最終輸給了切爾西,失落的阿圭羅用眼淚為10年曼城生涯畫上句號。


曼城主帥瓜迪奧拉也專程回到諾坎普,送別昔日弟子

今年夏天,離開曼城的他決定加盟巴薩。“我帶着和梅西一起踢球的期望而來,組建一支強大的球隊,這就是俱樂部想要做的。”

然而事情的發展超出了絕大多數人的想象。

“梅西離開了,這讓我非常受傷,簡直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這就是為什麼我沒有參加甘伯杯。”

更糟糕的是,一次比賽中突發的心臟不適,最終迫使他做出了退役的決定。他為巴薩留下的最後一個美好瞬間,便是穿着19號球衣,在國家德比上打進一粒進球。

賽季開始前,皮克等人都勸他選擇空缺的10號,他一方面覺得自己應該尊重梅西在俱樂部的地位和功勞,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在荷蘭世青賽上,他的球衣號碼就是19號。

那是他第一次被全世界所熟知的盛大舞台。

整個職業生涯,阿圭羅一直在完成着最簡單也最困難的工作:進球。他很少因為場外新聞而登上頭條,話題度遠遠比不上他在球場上創造的豐功偉績。和小時候一樣,他其實還是那個和“庫姆庫姆”很像的大頑皮。

“每場比賽,我都會做一些開心的事。”

對陣紐卡斯爾的比賽中,阿圭羅曾經創造了英超單場比賽最快打進五球的紀錄,然而相較於這個紀錄,讓阿圭羅記憶猶新的,卻是他捉弄霍納斯-古鐵雷斯的小把戲。

“我記得有一次對陣紐卡斯爾,我就站在古鐵雷斯旁邊,席爾瓦一邊走一邊比劃戰術角球的手勢。我轉過身看着霍納斯,我和他在阿根廷國家隊當過好幾年的隊友。”

‘嗨,夥計,最近過的怎麼樣呀?’

‘嗨,阿坤,一切都好,你的傷養得怎麼樣了?’

‘挺好的。哎,那邊有人叫你!’

就在霍納斯-古鐵雷斯回頭的一剎那,阿圭羅跑去接應戰術角球,雖然沒有打出威脅,但還是讓霍納斯-古鐵雷斯非常生氣:“你這個XXX!你再敢搞我一次,我一定會活活劈了你!”

比賽結束之後,兩人勾肩搭背走向球員通道,又聊起了這個小插曲。在阿圭羅看來,開心快樂始終是踢球最重要的東西。

去年4月,熱衷於在直播平台與球迷互動的阿圭羅,回憶着自己兒時踢野球的時光。他還記得自己小時候,為了吃上一頓好吃的而努力的故事:

“我小時候會拚命踢球,然後贏下25美分去買Alfajor蛋糕吃。哈哈,只夠買半個,但我還是很喜歡。”

早在幾年前,阿圭羅就曾說過自己想要在還不算太老的時候回到獨立隊,在那裡結束自己的職業生涯。“我想看看更衣室的樣子,以及他們需要些什麼。我還會告訴我父親要注意,下雨的時候可不能讓孩子們訓練。”

多年過去,阿圭羅的父親已經成了獨立隊的董事,但他卻無法完成在母隊退役的夢想了。

不過,我們也不必太難過,對於這個臉上時常掛着微笑的大男孩來說,即使離開賽場,他也依然能夠找到屬於自己的快樂。

按讚並分享給你的朋友:
酷映直播開脫